首页 > 大使讲话
金红军大使接受几比国家电台记者卡马拉采访实录
2017/09/30

     

    记者卡马拉(以下简称卡):大家早上好,现在是上午11点。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中国驻几比大使,来谈谈两国合作。金红军大使,早上好,非常感谢您今天接受国家电台的邀请。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几比国家独立和发展过程中是不可或缺的伙伴。中国自几比独立战争之初就一直和几比站在一起,包括前总统维埃拉在内的几比多名开国元勋及高级将领也都曾赴华接受培训。中国长期以来坚持帮助几比,将这份珍贵的友谊延续至今。今天,几比面临着巨大的发展困难,中国仍坚定支持几比。大使阁下,我想请问在中几比两国合作中,有哪些关键点?

    金红军大使(以下简称金):卡马拉先生,早上好,听众朋友们,早上好。很高兴接受国家电台的这次采访,对此我非常感谢。关于两国合作,正如卡马拉先生说的一样,不论是在几比争取民族独立的战争时期,还是在共和国成立之后的国家发展建设时期,中国都从未缺席。可以说,两国合作状况良好,原因基于以下四点:首先是两国政治互信。中几比两国在国际事务上所持立场相近,共同致力于维护国家主权完整和国家尊严,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相互支持。因此,在当前形势下,两国依然能够保持政治互信。第二是平等。我们将几比和中国看作完全平等的国家。虽然世界上有大国、小国之分,但所有国家一律平等,所有双边合作也都是在平等的基础上开展。两国所有的合作项目都是在几比方或中方首先提出倡议后,在两国不断的友好对话下完成前期评估、实施和后期维护等工作。第三是兄弟情谊。中方将几比视为兄弟国家,因为中国也经历了解放战争和国家建设,对于几比经历的一切,我们感同身受。第四,是务实。我们在几比实施的所有项目都是为了帮助几比兄弟更好地发展国家。

    :您刚才提到的两国务实合作,中几比在基础设施建设、医疗卫生、农业、渔业和教育领域的合作成果最为显著,您如何看待两国在这四个领域的合作?

    金:在您提到的四个领域中,中方做了大量工作,我认为取得的成果十分喜人,两国合作的项目都运转良好,产生了积极影响。

    :在此四个领域,除了已看到的合作成果,我们能否继续期待两国合作取得更大发展?

    :可以期待。这四大合作领域是中几比合作的重点领域,我们将继续以对话协商的方式深化这四个领域内的中几比合作。

    :目前几比政治僵局已持续超过两年,在此种情况下,双边的对话协商还在继续吗?

    :在继续。虽然经历了几届政府的轮换,但总统、国民议会都没有发生变化,各届政府对于国家发展也都有共识。

    :政府的轮换并未影响到中几比务实合作和两国关系?

    :我到任以来,并未发现有何显著不同。因为从根本上来说,就像我提到的一样,任何政府都在寻求国家的发展,而不论是几比方或是中方倡议的双边合作项目,核心目的都是为了帮助几比发展。

    :这也就是说,相比政府的轮换,中方更看重的是人民的利益?

    :是的,你说的很对,中方一直坚持帮助几比人民,帮助几比国家发展,我们在为几比做实事。双边合作的项目不能停止,如果项目一旦停止,几比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将受到损害,这是中方不愿意看到的。

    :中方一向重视渔业领域合作,目前正在为几比方修建板丁手工渔业码头。在农业合作领域,您也经常提到“Mon na Lama”(把手伸进泥土里)项目,中方也一直坚持在农业领域帮助几比,我们能否期待短期内两国农业领域合作取得新成果?

    :当然可以,两国农业领域合作是双边合作的一个基础领域。在农业领域,中方主要通过以下几个方面帮助几比:首先,中方自1976年起,向几比方派遣一支农业技术专家队伍。这支队伍常驻在巴法塔区,工作范围辐射奥约和加布区,并且已经连续2年在卡莱基塞地区进行农业指导。

    :这支队伍主要做些什么?

    :这支队伍主要帮助几比农民进行水稻种植,中国在水稻种植方面很有经验。我们不仅教授新的种植技术,也在几比技术人员的帮助下找到了水稻良种。我知道有一种被叫做“美味12号”的水稻品种十分适宜在几比种植。种植此品种后,水稻产量可以大幅提高,每公顷产量可翻三到四番。专家组在以上三省和卡莱基塞地区的工作十分有成效。第二,中方提供农机具和其他水稻生产农业设备,包括农业机械、化肥、农药等。 第三,提供农业领域培训,人才是发展的基础,中方长期以来提供了大量赴华接受农业领域培训名额。

    :您提到这支专家队伍基地设在巴法塔,工作范围覆盖其他两省,是否有可能扩展专家们的工作范围?

    :我们也在考虑这个问题,目前专家组经常会离开上述三省,前往位于卡谢乌省的卡莱基塞地区指导。卡莱基塞的咸水水稻种植经验对于几比全国来说都十分具有借鉴意义。因为北部、东部巴法塔、加布、奥约三省主要是淡水稻田,但是几比主要水稻产区在南部的通巴利、基纳拉等省,这一地区以咸水稻田为主。专家组在卡莱基塞工作的两年期间,成功种植“美味12号”水稻良种,使每公顷产量翻了两到三番。我希望很快能够收到卡莱基塞经验成功推广到南部的好消息。瓦斯总统成立了“Mon na Lama”基金会,几比农业部也正在积极考虑组织全国其他地区农业技术人员向中国农业技术专家学习水稻种植先进经验。

    :我们知道,在过去近两年的时间内,中国为几比提供了约30台农业机械,但几比政府表示农业发展仍面临着农机具不足的问题,中国会继续帮助几比吗?

    :这一点毫无疑问,实际上除了你提到的30台农业机器,中方也为几比方提供了许多其他农业生产资料。除此之外,我们会继续培养几比农业技术人才,中国农业技术专家将会继续与几比同事们一起努力工作,中国政府也将为几比提供粮食援助。

    :粮食援助是无偿的吗?

    :是完全无偿的,我们和农业部合作,向几比民众提供紧急大米援助,保障他们最基本的生活需求,这样一来,几比当地产出的部分水稻就可以作为种子留作耕种用。

    :此次粮援的数目大概是多少?大概什么时候到几比?

金:已从中国发运,目前正在途中,预计9月底到达。我还不能说具体数目是多少,但是我可以说此次粮援能够解决一些问题。

    :几比哪些地区将受益于此次援助?、

    金:援助是两国政府间的合作,由几比政府决定哪些地区的民众将受益于此。

    :大使,下面我们来谈谈其他重点合作领域,医疗卫生领域和教育领域。这两大领域都在积极谋求发展,扩大向地方辐射,您可以从中方角度谈谈吗?

 金:医疗卫生领域一向是双边合作的重点领域,自1976年起,我们就在卡松果医院派驻了医疗队,5年前,医疗队又进驻中几比友谊医院,也就是军队总医院。除此之外,我们还援建了两所医院:卡松果医院和中几比友谊医院。中方还援建了国立卫生学校。这所学校是我到任以来走访的所有教育机构里基础设施条件最好的一所。中方长期以来为几比提供医疗领域奖学金和短期培训名额,积极帮助培养医疗人才。我们驻几比医疗队经常赴全国各地,尤其是远离城市的偏远地区义诊,了解当地医疗需求,这也丰富了中方医疗领域援助的形式。

 此外,我也想谈谈不是常驻在几比,但遇到紧急突发情况会及时提供援助的中国医疗工作者们。几年前,几比埃博拉疫情肆虐时,中方派出了一支医疗队伍驰援几比。目前我们在考虑派出一支队伍,帮助几比白内障患者重见光明。

    :大使阁下,中方坚持不设条件地帮助几比,但在某些时候,中方是否会觉得此种无私帮助未能收到预期的效果,遇到这种情况,中方怎样化解?您如何评价?

    :每个国家国情不同,中方不能改变几比的现状,只有几比人民自己才能决定国家的发展方向,在此过程中,中方会以兄弟国家的身份提供帮助。中方已经做好准备,和几比方一道,耐心地帮助几比逐步实现国家发展。

    :所有项目都在以中方乐于见到的方式推进着,对吗?

    :是的,所有合作项目都在有序进行,两国合作卓有成效,我对此非常满意。

    :中国和某些西方国家所处立场不同,有时会有西方国家声音质疑中方对几比的援助怀有其他目的,您如何解释中方立场?

    :中国的立场是一贯的,两国合作从未附加任何政治条件。正如我前面提到的一样,两国合作基于平等,基于政治互信,基于兄弟般的友谊。中方多年来坚持帮助几比,我们的原则和立场不会改变。

    :这个态度也和不干涉内政原则有关,对吗?

    :归根结底是的,中国政府坚持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这也是国际法的基本准则之一。

    :大使您到任不足一年,在递交国书之后,您立刻就投身工作,请问您如何看待几比政府机构的运转?

    :我到任仅仅5个月,还处在认识几比的阶段。几比政治机构确实面临一些问题,但我对几比非常有信心,这是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国家。

    卡:在教育培训方面,根据相关数据,几比每年得到的本科、硕士、博士等长期赴华留学奖学金名额相对较少。请问是什么原因?

    金:我认为恰恰相反,因为根据我得到的信息,几比实际上并非得到奖学金名额较少的国家。中国根据国家人口多少向每个国家分配奖学金名额,我们当然不能把几比和其他人口较多的国家相比较。如果我们把几比和其他人口数目相近的国家比较,几比得到了更多奖学金名额。大部分奖学金获得者赴华进行本科学习,虽然我们也愿意提供硕、博学习机会,但本科项目始终最受几比关注。

中国奖学金项目非常受欢迎,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政府提供的奖学金涵盖了包括往返国际旅费、学费、住宿、餐费和医疗保险费用在内的几乎所有费用,另一方面,学生赴华留学的学校均为中国最好的大学,学科专业也为学生提供了很大的选择空间。使馆每年在开展奖学金项目时都会收到成百份申请,感到很大压力。

卡:请问是否有可能增加每年分配给几比的奖学金名额。我曾就此事咨询过驻华大使马岚。马岚大使表示,他已与习近平主席和中国政府取得过联系,习主席承诺将考虑增加奖学金名额。我们是否可以期待会有更多的几比学生赴华学习?

金:我认为是可能的,使馆也一直在努力推动此事。在几比,赴华留学奖学金申请一方面可以向使馆提出,另一方面也可以向几比教育部提出。每年我们都会向教育部提供很大一部分奖学金名额,教育部可自行分配。我们将会继续与中国政府一道努力推动增加奖学金名额。截止目前,我们已经培训了数百名几比学生。现在也有超过100名几比留学生在华接受高等教育。

卡:现在对明年奖学金名额是否有预计数字?

金:还没有。我们还得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知道,但提供的名额和需求之间总会有一定差距。

卡:中国是否有考虑在比绍建立一个类似在佛得角设立的汉语教学机构?

我们正在推动此事。使馆正在寻找一所几比大学开展合作,希望今年或明年能推动孔子学院在比绍落地,与当地大学合作开展汉语教学。

基础设施领域始终是两国合作的重点领域。可以看见,包括总统府、国民议会、政府大楼、司法大楼在内的绝大部分国家机构都在中国建造的建筑内运转。大使阁下,为什么中国如此重视基建领域?

正如我之前所说,两国合作项目始终是在双方协商和对话基础上开展的。您所说的这些项目都是应几比方提出的要求而进行援建的,我们同样也认为对于几比国家机构来说,与相关机构地位相适应的办公场所十分重要,因此我们对几比方的要求做出了积极回应。

卡:大使阁下,需要说明的一点是,这些建设项目是否要求几比做出交换条件,还是只是单纯的援助?

金:并没有所谓的交换条件,大部分都只是单纯的援助。虽然有一小部分属于贷款项目,但到达贷款期限时,中方也有可能决定免除债务。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主要是单纯的援助,并没有所谓的附加交换条件。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交换条件,那就是希望通过我们的帮助,几比国家机构和这些办公大楼能够良好运转,中几比两国能够增进友谊。

所以最重要的就是增进友谊?

金:正是如此。因此我认为,除了友谊以外,没有任何的交换条件。如果您了解到有其他任何交换条件,也欢迎告诉我。

卡:据我了解也没有。大使阁下,前不久,您的前任曾宣布启动萨芬—比绍高速公路工程修建项目。这个项目本应启动一段时间了,但现在还没有启动,请问大使阁下可以就此谈谈吗?

:这个项目进展情况良好。不过我们现在正在专注于板丁渔业码头援建项目,中方共投入约2600万美金。这是一项大额投资。关于您提到的萨芬—比绍高速公路工程项目,目前进展良好。我们需要去一个一个完成每个项目,并把每个项目完成好。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目前中国有14亿人口,其中4000万人口仍然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尽管贫困人口比例并不高,但绝对数量是很大的,相当于几比人口的20多倍。脱贫任务十分艰巨,但中国始终愿意向非洲提供援助。

我们是否可以期待今年年底看到项目启动?

金:我现在还不能断言今年年底会启动,但是项目目前进展良好。在启动项目前要完成很多准备工作。我们现在仍处于这个项目的前期筹备之中。

卡:关于我们新闻领域,大使阁下曾承诺中方将为国家电视台、国家电台、《前进报》和国家通讯社四家公共新闻机构援建媒体大楼。请问这个项目是否在进行?

金:正如我所说,这个项目很大程度上需要双方的对话协商。如果要实施这个项目,就要首先把其列入优先项目清单。因此,这个项目还需要双方对话和协商。

卡:大使阁下是否期待几比方做出某些推动?

金:是的。我们需要几比方提出把这个项目列入优先项目清单,我们也会对迫切性做出评估。我们需要考虑项目的优先顺序和可行性。

大使阁下是否已经看到了这个项目?

金:我现在已经看到了这个项目,但还不能透露清单优先顺序。

另一个重要的领域是渔业领域,中国在这个领域也提供了很多援助,现在让我们谈一谈板丁渔业码头项目。这个项目启动时间还不是很长,第二期项目的启动通过几比和中国政府达成的协议进行融资。现在这个项目的执行情况如何?从双方政府签订协议至今,似乎还没有很明显的进展。

金:已经有多个工作组进行过考察。而且就在几周前,就有一个工作组考察了项目情况。因为这是一个大型项目,因此有很多需要完成的工作。我认为,这个项目进展也是好的,我们也已向这个项目注入更多资金。我们希望这个项目可以更好地服务于几比渔民。正如我曾说过的那样,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们希望这个项目的实施能够为几比广大渔民提供一个大大的“鱼竿”。

项目第一期由欧盟资助,我们正在着手援建第二期。项目第二期将具备更大的投资规模。我们相信在项目完成后,几比渔民可以从中收获更多。

:在板丁渔业码头之外,大使阁下也提到几比政府应当列出优先项目清单。请问中方是否有兴趣投资推动几比捕捞业转型和几比渔业市场供给?

金:是的,我们也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现在我们需要区分两个概念。一是政府间的合作,二是由中国企业参与的合作。我们真诚希望中国企业来几比,因为政府不能包揽一切。当企业参与进来的时候,合作就会变得更有活力,也会有更大的潜力。我们永远需要双方企业的参与以使几比获得实质性发展。企业对几比丰富的渔业资源开发非常有兴趣。

卡:我分不太清政府和企业行为的区别。很多情况下人们容易区分不开中国政府的行为和中国企业的行为。来几比投资的中国企业和中国政府之间是什么关系?

金:不论是国有还是私营,企业只代表自身发声。代表中国政府发声的只有使馆或政府本身。因此我们不能混淆企业和政府的声音。

卡:中国使馆是否会监督企业的表现?

金:我们不会对企业的表态负责,但我们一直要求企业遵守当地法律,并且仅代表企业自身发声,而不能代表中国政府发声。企业没有权利代表中国政府。

卡:我们也希望搞清楚,因为在一些情况下,有一些中国企业没有合法经营许可。这些企业的行为与中国政府政策没有关系?

金:中国政府立场很明确,所有企业都需要遵守国际法和当地法律。

卡:在多边领域,在2016年举办的中葡经贸合作论坛上,几比巴西罗·贾政府列举了希望同中国合作的项目,中国为资助这些项目做出了哪些工作?

金:澳门论坛是中国和葡语国家合作的重要平台,几比也可从中受益。有关巴西罗·贾在澳门论坛上提出的项目,我们做了很好的记录,我们也对这些项目进行了跟进。但正如我所说,项目需要一个一个落实,我们始终与几比政府保持对话、沟通和合作。

卡:巴西罗·贾政府的解散没有影响合作?中方还在等待几比方提出需求?

金:我认为是的。我们的项目以及同两届政府的合作有很好的连续性。因为项目需要一个一个落实,我们在项目开展过程中并没有感到很多不同。可能有的时候新旧政府对项目优先顺序有不同意见,但这并不影响项目向前推动。

卡:中几比合作在澳门论坛框架下推进,请问中非基金的使用标准是什么?论坛上多次提及中非基金,但感觉几比方受益较少。请问您怎么看?

金:我已经说过,一共有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目前情况良好的政府间合作,很多项目正在此合作框架下使用基金稳步推进。两国政府间的所有合作都需要使用这项基金。第二部分是企业间合作。企业间合作首先需要有好的项目。主要指具有在资金、效益、环保等方面的可行性。如果有一个好的项目规划,那么感兴趣的中国企业可以申请使用中非基金。只要有能吸引企业合作的好的项目,我们就会研究使用基金的可行性。

几比方可以利用中国在澳门论坛和中非合作论坛中的两项基金。只需要利用这笔基金中的一小部分,就可以为几比带来很大的改变。因为几比国家较小,仅有180万人口。我们现在正在期待企业间合作框架下好的项目建议。

卡:大使阁下,很多民众并不是很了解澳门论坛,您可以做一下介绍吗?

金:中葡经贸合作论坛与中非论坛一样,都是非常重要的合作平台,是以澳门为桥梁,在中国和以葡萄牙语为官方语言的国家之间架设的平台。中国和包括几比在内的很多葡语国家借助这个平台做了很多工作。如果几比能够很好地利用这个平台,那么定将促进国家的发展。

卡:大使阁下,在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上,中国承诺会向非洲提供超过600亿美金资金支持。但几比从这项基金中受益有限。请问这是由于缺少项目规划还是受限于中国政府公布的某些标准?

金:我认为中国政府并没有很多限制标准。中国提出的标准对所有国家都适用。包括几比在内的许多国家也正在使用这项基金。我希望重申,中几比在这个框架下也展开了合作。现在比较缺乏的是企业层面的合作。我们也正在努力吸引更多企业参与合作。

卡:大使阁下,您到任不足一年,已经同多个公有和私有机构部门建立了联系。您认为这些部门如何能够用到这项基金?

金:我虽到任不久,还处在建立联系的最初阶段,但我感到很受鼓舞。我注意到了人们为发展国家做出的不懈努力。

卡:几比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国家?

金:我认为是的。在外交使团内部,有一个说法:新到的人总是最乐观。我对几比的未来持乐观态度。

卡:大使阁下,在我们结束今天的采访前,因为您到来正逢几比处于政治分裂的困难时期,作为兄弟国家的代表,您对几比的局势怎么看?对几比政治人物和人民有什么期待?

金:正如我所说,我到任不足半年,还处在建立联系的最初阶段,对几比的未来保持乐观。现在几比因政治僵局而处在困难时期,但中国从不会干涉别国内政。我认为,几比现在仍在寻找一条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我们会保持耐心,等待几比人民自主解决面临的问题,等待几比人民找到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我坚信通过几比各方努力,几比将会找到合适的方法,走出当前政治僵局,实现国家发展。几比完全具备实现发展的所有条件。

卡:最后,请您提出一句寄语。

金:我对几比的未来抱有信心,本人也将继续做出努力。国家的未来不能仅仅依靠政治人物,每位几比公民也要做出努力。每个人都要尽自己的责任,为国家的良好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卡:谢谢金大使接受本次采访。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