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使讲话
驻几内亚比绍大使金红军接受《塔加拉》杂志专访实录
2018/12/04
 

《塔加拉》杂志:这是我们第一次采访中国大使,非常感谢您接受采访。请问,中国是几比主要双边合作伙伴之一,几比在哪些方面吸引着中国?

金:谈到您所说的吸引力,中几比关系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早在几比进行民族解放与国家独立武装斗争时期,中国就对几比提供了无私帮助。几比国父卡布拉尔曾到访中国,与中国时任国家主席毛泽东进行了会见。两位领导人达成一致意见,中国为几比武装斗争提供持续帮助。因此,谈到吸引力,我认为这更多源自共同的遭遇,中国和几比都曾是殖民地,都有被外国侵略的共同经历。我们都希望以武装斗争或其他方式获得独立。我们有共同的经历,我们对几比人民希望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的愿望感同身受。因此,中国和几比站在了一起。即便是几比独立之后,中国也坚持帮助几比。因此,这种吸引力的根源是两国共同的感受与经历。

《塔加拉》杂志:也就是说中几比合作实际上是一如既往的?

金:正如我所说,中国曾帮助几比进行争取民族解放。几比独立后,中国也帮助几比进行国家建设。中国正在,未来也将继续在双边合作中为几比提供帮助。中国会在多个领域与几比开展合作,正如您所言,中国是几比主要双边合作伙伴之一。当然,合作不仅仅局限在中几比双边层面,还会上升到中非合作层面,中国目前是非洲主要的合作伙伴之一。

《塔加拉》杂志:未来中几比合作最好的方式是什么?

金:合作方面,我们对两国政府多年来进行的合作非常满意。在今年9月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讲话中态度明确,告诉大家中国在中非合作中的有所为和有所不为。有所不为有五点,即:不干预非洲国家探索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不干涉非洲内政,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不在对非援助中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不在对非投资融资中谋取政治私利。以上是中国的“五不”,习主席还指出了中国在中非合作中要做什么,中国主张多予少取、先予后取、只予不取。

上述两条原则一直指导中几比双边合作。因此,我们绝不干涉几比内政,我们将几比看作平等的合作伙伴,这是两国交往中最重要的原则。双方通过良好对话沟通确定几比最需要的合作项目。项目确定后,双方努力推动落实,然后交接、维护,由几比方使用。因此,我认为所有项目都是在良好合作方式下进行的。正如习主席所言,我们的目的是帮助几比。中国有句话叫雪中送炭。我们感受到几比在建设方面遇到了困难,因此我们来到这里为几比提供帮助。我们希望通过提供帮助,中几比能成为兄弟国家。

《塔加拉》杂志:几比仍有很多产业没有开发,比如旅游业。在帮助几比开发旅游业方面,中国能够做些什么?

金:毫无疑问,旅游业是推动几比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但是,有很多其他领域也需要发展,比如农业。几比是一个农业国,80%人口是农业人口,腰果对几比十分重要。几比消耗大量大米,有必要扩大水稻种植。此外还有渔业、自然资源开采以及您提到的旅游业。

众所周知,旅游业是生态友好型的绿色产业。它不仅推动国家经济发展,而且能加强世界不同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中国有近14亿人口,是世界旅游客源大国。在发展旅游业方面,中国具有丰富经验,可以与几比进行分享交流。如果想吸引中国旅游企业,几比需要创造一个良好的、具有吸引力的环境与体系。因此,我们还在与几比政府一同努力,研究如何改善当前环境,以便吸引旅游企业以及几比需要的其他相关领域企业。

《塔加拉》杂志:为了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大使认为几比必须做些什么?

金:当谈到良好的投资环境时,我们一般会谈到政治稳定、利于外资的法律体系,以及运行良好的法院。当出现商业纠纷时,法院既能保护本国也能保护外国企业的合法权益。除此之外,某种程度上来说,社会稳定、安全也是必需的。我不是在抱怨几比没有这些条件,几比具有这些条件,但希望几比能够加强上述几方面,提高吸引力,吸引更多外资。

40年来,中国在经济发展方面取得了突出成就,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中国是最吸引外资的国家之一。因此,在全球化的今天,外资流动是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对几比来说也是一样,所有国家都在争取吸引外资。除了吸引外资之外,几比还要鼓励本国投资,发展经济。自身发展能力永远大于外来帮助。几比还在发展的道路上,我们希望几比状况能够逐步改善,直到成为对外资具有较强吸引力的国家。

《塔加拉》杂志:您能否介绍一下中国正在帮助几比建设的项目,如萨芬比绍机场公路项目及板丁渔业码头项目。

金:我们和几比政府签订了两个协议。第一个协议是板丁渔业码头项目,该项目已经奠基,上个周举行了开工仪式。该项目巨大,耗资约2650万美元,由中国政府无偿援建。正如习主席所言,中国多予少取、先予后取、只予不取。该项目的启动代表我们正在落实习主席所确定的原则。该项目需要25个月,即2年多的时间完工。我们希望2年后该码头能准时完工,为几比渔业发展做出贡献。对当地渔民来说,这是一个能帮助他们发展的大型基础设施。

我们正在筹备的第二个项目是连接机场环岛和萨芬的公路项目,这也是中方投资的一个大项目,投资额甚至高于板丁渔业码头。同样是由中方无偿援建的,几比方没有任何金融贷款负担。渔业码头项目和萨芬—比绍机场公路项目均由中国无偿援建。我们都知道公路对发展来说是不可或缺的设施。中国有句话,要想富,先修路。我们理解公路的重要性,因此,我们和几比政府达成一致,在进入比绍的主要通道上,也就是萨芬和比绍机场之间修建一条公路。

《塔加拉》杂志:在社会方面,大使能否介绍一下社区建设项目?

金:多年来,我们建设了数个社区住宅,主要受益群体集中在祖国解放战士。我们为解放老战士建了北京小区,为部队军官建了住宅。在这一方面,我们会继续和几比政府进行沟通,确定优先顺序。合作项目基于双方协商,我们需要依靠几比方提供的方案确定最终的优先顺序。我们修建了很多基础设施,比如代表国家形象的重要机构、医疗、教育及祖国解放战士相关领域。但在最近的一些项目中,我们更集中在农业、码头和公路方面。

我还想介绍一下议会大楼修缮项目,议会大楼由中国援建,但随着使用年限的增加,大楼需要进行全面修缮。议会大楼以及9·24体育场一直都是由中方进行维护,维护成本很高。关于议会大楼,由于漏雨和电梯无法使用等原因,我们认为确实有必要对议会大楼进行系统性维护,使其良好有效运行,因为议会对国家十分重要,代表着国家主权。

《塔加拉》杂志:大使先生,中国是否可以帮助几比组建捕鱼船队和开办工厂?众所周知,几比基本没有工业基础设施。

金:关于我们探讨的渔业领域合作,我目前不掌握中国帮助几比组建国家工业捕鱼船队的信息。据我所知,中国渔业企业与几比政府签署了一个捕鱼协议。通过该协议,几比政府向中国渔业企业授予几比海域捕鱼许可,中国渔企向几比提供渔产品或建造渔产品处理设施,对几比渔业领域发展做出了相应贡献。

《塔加拉》杂志:(几比政府)从来没有向中国申请援助捕鱼船只吗?

金:据我所知没有,但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几比政府和中国渔企之间协议条款之一。这可以成为中国渔企和几比政府合作的目标,我认为未来有可能实施。

《塔加拉》杂志:中国是否有兴趣开发几比自然资源?

金:总的来说是,但是我们一直尊重几比人民的意愿。直到今日,各国在几比自然资源勘探的经历并不令人满意。我们需要继续观察,等待更好的时机。我们看到过一些案例,有些中国企业在几比投资,但是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塔加拉》杂志:这也引出了我的下一个问题,大使先生,您如何看待中国人被指责导致几比森林砍伐和重砂资源流失问题?

金:我们来谈一下这两个问题。第一,关于重砂问题。据我所知,有一家中国私企想在几比投资开采重砂。这家中企与当时的政府签订了协议,然后运来设备并进行大规模投资。新政府上台后,以上届政府是过渡政府,无权与外国公司签署自然资源开采协议为由,宣布该协议无效,导致这家中企投资失败。该案仍在几比法院进行审理。我没有从此案中看到中国企业被指责的理由,我看到的反而是中国企业在此次投资中蒙受了损失。

关于木材开发,曾有很多中国企业想来几比进行木材投资,其中多是私人企业,因为该种木材在中国十分抢手。中国政府与中国使馆一直提醒中国企业遵守几比和国际法律。我们知道,木材贸易受国际公约的管束,中国也是相关国际公约的签署国,因此,在木材开发过程中会受到公约的规范。据我所知,没有任何一家中国公司砍伐木材,中国企业来到几比,购买已经被砍伐的木材。在他们支付相应钱款,准备将木材出口的时候,木材被当局没收,此后经历了很长时间来解决该问题。直到今天,问题尚未得到妥善解决。有人告诉我,部分中国企业在交了2倍、甚至3倍的相关费用后,才能将木材运走。中方从不支持任何违反国际法或国家法律的行为,我们一直向中国企业强调要严格按照法律经营。对于非法采伐的木材,即便是能够顺利从几比出口,也无法进入中国领土。这反映出中国反对一切非法木材贩运行为,中国政府的立场是坚定的。回到中国企业木材开发问题上,他们在几比进行了大量投资,损失了很多钱。我不知道为什么中国企业被指责破坏森林,我很难理解其中的逻辑,因为不是他们砍伐了树木,反而是他们蒙受了巨大损失。

《塔加拉》杂志:中国承诺向几比提供1.2亿人民币援助,该数额包括萨芬—比绍机场公路项目和板丁渔业码头项目吗?

金: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得到的信息,但据我所知,在瓦斯总统访华期间,几比外长与中方相关负责人签署了一份新的中国政府对几比政府援助协议,总额不是1.2亿,而是1亿。据我所知,这份新的援助不包含萨芬—比绍机场公路项目,这些援助将用于两国政府共同商定的其他项目。我们持开放态度,与几比政府继续进行沟通对话,利用该援助,开展新项目。

《塔加拉》杂志:澳门已回归中国,大使先生如何看待澳门与内地的关系?

金:正如您所言,与香港、台湾一样,澳门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澳门曾是葡萄牙殖民地,中国自19991220日恢复对澳门行使主权,距今已近20年。20年来,随着“一国两制”政策的实施,我们看到澳门特区经济快速发展,回归前与回归后澳门发生了巨大变化。除了经济发展外,我们也可以看到澳门保留了葡萄牙特色,成为中西方文化交融点。澳门还拥有涵盖了葡式和中式著名建筑的世界文化遗产。20年的发展经验表明,“一国两制”这个概念被成功应用到现实当中,香港也是如此。我们相信,该政策在未来也能成功解决台湾问题。

《塔加拉》杂志:谢谢!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